海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赶狐狸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海南信息港

导读

火车钻出狼牙崮涵洞,头一扭,尾一甩,爬上高高的沂河铁路大桥。火车穿行在三千米长的高架桥上,远远望去,像一条长蛇爬行在雾蒙蒙的空中。火车过后,

火车钻出狼牙崮涵洞,头一扭,尾一甩,爬上高高的沂河铁路大桥。火车穿行在三千米长的高架桥上,远远望去,像一条长蛇爬行在雾蒙蒙的空中。火车过后,蒸汽机车头顶上冒出的烟雾,形成一条长长的白色云带,在严寒的冬季里,久久飘浮在高架桥的上空。  火车驶过高架桥,接下来的是30公里的开阔地,然后再穿过同样巍峨的卧虎崮,才是奔着大海的方向一路驶向终点。泰石铁路蜿蜒曲折,全长380公里却要穿越大小29座崮,要跨越长短36座桥。若是在夏日里,火车行进在青山绿水间,只是窗外的花草树木就够让人赏心悦目的。寒冷的冬季却是另一番景致,皑皑白雪覆盖大地,天地间一片苍茫。火车驶在狼牙崮和卧虎崮间的平展地段,好像驶上一个陌生星球,远近高低的村庄、山峦,全变成一团团看不真切的影子。火车飞快地奔驰着,司机找不到往日路标,看不清道边的界碑。远远望见红色信号灯亮了起来,撂下闸,火车在吱-吱-吱-的尖叫声中开始减速,随着刺耳的尖叫声煞住,笨重的蒸汽机车,哧、哧、哧喘着粗气,在红色信号机前停了下来。  火车停下,火车头左侧对着一排低矮的小平房,右一侧则是立在两股道中间恐龙头一般昂扬着的水鹤。  白雪覆盖着的小平房里早已走出一老一少,等在火车头停置的两边,少年腰上挂一铁链子,火车一停稳,便飞快地攀上机头。老者立在另一侧一人多高的猩红的机车驱动轮旁,双手握紧水鹤闸阀。少年在机车头顶,把拴住水鹤出水口的链条往胸前用力一甩,水鹤转动起来,嚓、嚓、嚓冰块乱飞。水鹤头摆过来,对准机车水柜注水口,少年高喊一声:好了!老者也答:好了!然后双手飞快地转动红色闸阀手柄,水流顿时从水鹤口倾注而出。哗、哗、哗,大约十分钟,火车头上面的水柜加满了,随着少年又一声:好了!老者再次飞快地转动红色阀门的转盘,在哧、哧的声响中,水柱缩了回去。  火车“呜--”一声长鸣,启动了。天太冷了,不曾想到少年的防滑草鞋被冻住在水柜上面,一抬脚,哧啦一声,草鞋撕烂了。啊--少年大喊一声,光着一只脚快速退下通往地面的攀梯,车轮明显地滚动了起来,少年在跳下机车一级踏板时,不料光着的那只脚,腿下一软,突然跌进车厢下面的空当处,幸亏老者眼疾手快,一把将少年从车底下拉出来,车轮随之碾了过去,好险呐!火车吭、吭、吭,一点点加速,六十节的车厢,铿锵、铿锵滚了过去。  火车开过去,茫茫雪野又恢复了原先的寂静。  少年名叫宝玉,他是去年这个时候顶替他爹来上班的。宝玉惊魂未定,呆立在窗前,也不觉伤痛,眼泪在眼窝里打转转,眼睛却望着远处。  老者姓牛名本善,秃顶,两个耳垂大如鸟卵,人坐正了,活像一尊刻成的大佛。给火车上水属于铁路上的特殊工种,55岁就可退休,牛本善要回到180公里以外老家沂源县的白埠岭安度晚年,只须再有1年的时间。其实上水房是有名字的,上水房在水电段调度的记录册上叫泰石铁路K479上水房。  宝玉的爹比牛本善大两岁,和牛本善一起参军,然后一起复员来到泰石铁路K479上水房,这哥俩在这里一干就是30年。宝玉的爹去年55岁正式退休,然后铁路局让儿子宝玉接班,子承父业。宝玉一年前接爹的班时才16岁,还在读初三,要不现在宝玉也就是高一的学生。宝玉一来,牛本善就再也不用爬车顶了,从前可都是两个老家伙轮换着爬上爬下,现在爬车顶的活都是宝玉的。宝玉腰上缠住铁链子,哗哗爬上爬下,爬得比猴子还快,宝玉一天到晚从不觉累。平时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也实在无聊,宝玉发现床底下有一条5米多长的铁链子,就拖出来,舞着铁链子玩了起来。铁链子是从水鹤上面换下来的,白天玩,晚上玩,一段铁链子在宝玉手上竟然玩得呼呼生风,出神入化,当然,这条铁链子对于平日里赶狗也功不可没。  牛本善把宝玉扶到床上,抽出一条旧毛巾,沾了白酒给宝玉擦脚,还好,破了一点皮,不厉害,擦完后,牛本善再次拧开酒瓶盖,含了一口酒,噗,喷在宝玉破皮的脚上。宝玉把脚做了简单的包扎,重新换了鞋便完事了。想想真可怕,要是这条腿被车轮碾下来,这辈子也就完蛋了,宝玉一瘸一拐地添炭烧水,宝玉委屈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调度指示,今天夜里还有两趟车要加水,其中还有一趟为一级特运,同时预报夜里仍有暴风雪。宝玉,这会儿没车,先睡一会吧,睡足,夜里的一级特运,肯定是军运,马虎不得呀。老牛,你可不能再喝酒了,窗子开道缝,这炉子烧得厉害,别让咱爷俩睡过去了,那可就真耽误特运了。你小子就会胡说八道,我快六十的人了,什么事都经了,死了没啥,就怕你毛蛋孩子,啥都没见过,亏哩!宝玉咧着嘴进里间休息室,把腿移到床上,准备睡觉,牛本善则在外间的炭炉子上炖那只前天回老家时带来的老公鸡,老牛说老公鸡在老家的山坡上养了30年。  宝玉把手表放到窗台上,顺便想把窗子推开一条缝,突然发现窗外有情况。老牛,老牛,快看,快来看,红狐狸!大红狐狸!宝玉尖叫着,脸几乎贴在窗子的玻璃上,宝玉郁闷的心情一下子开朗了起来!老牛扔下煤铲子,进里间,抬起胳膊用袖子按在窗子玻璃上狠狠地抹了一个来回,也把脸贴在玻璃上:啊,天呐,一只千年的火红火红的狐狸,十年黑,百年白,一千年才是个火红色!白茫茫的雪地上,红狐狸显得很刺眼,大尾巴晃着像女人舞动着的红纱巾,又像游动着的火焰,宝玉小心地推开窗子,但红狐狸还是听到了声音,红狐狸停下舞动尾巴,后爪举起身子,前爪贴在肚子上举目四处张望。它这张皮得值两千块钱啊!啊呀,真是个宝哇!牛本善老家伙竟一下子跳了起来。  赶它,赶它!一老一少异口同声地说。  狐狸这东西有灵性,可别让他算计了咱,牛本善说。走出上水房,宝玉手上提了5米长的铁链子,一瘸一拐地沿铁道往西去,牛本善则手上提一木棒沿铁道往东去。两人沿着东西方向各走出100米,然后再离开铁道向北面包抄红狐狸。牛本善和宝玉不慌不忙,一点点包抄过来,当宝玉和牛本善听到有火车驶出山洞时的鸣叫时,心里算计着,再有10分钟火车便会通过上水房。现在的火车差不多都已换成内燃机车了,只有不多的蒸汽机车才会在这里停下加水。宝玉和牛本善已听到了火车驶上大桥的轰鸣声,这是一列直接通过的内燃机车。宝玉和牛本善在雪地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跑了起来。红狐狸并没有发现他们,仍站在上水房后面搔首弄姿,牛本善心里特恣,得了那张红狐狸皮呀,就是得了二千块钱,要喝多少酒呐,卖了这张皮,一定买它两瓶好酒喝喝!   宝玉兴奋得不得了,赶狐狸?和狐狸打交道?有趣!宝玉和牛本善打着手势悄悄向狐狸靠近,准备突袭。火车越来越近了,如果不能在5分钟之内把红狐狸赶向铁道边,那么这只红狐狸就会跑掉的。狐狸发现有人围剿,在原地转了一个圈,确认自己所在的位置。宝玉和牛本善停止走动。狐狸发现来人不动,又开始摇尾巴,左三步右三步,跳起探戈来。宝玉和老牛又开始围拢。宝玉和牛本善有着多次赶狗的经历,当然宝玉的爹与牛本善有着更多的赶狗经历,要让牛本善说明自己有多少次赶狗的经历,恐怕要跟数天上的星星一样困难,反正不知有多少条自命非凡的大狗小狗公狗母狗葬身于铁轮之下。红狐狸不安了,红狐狸发现从两个方向有人往这包抄过来,开始紧张起来,低下头匆匆地向着铁道方向逃去。火车的声音越来越响,火车越来越近了,一切都按着预设的程序进行,红狐狸,正按着宝玉和老牛设置的线路一丝一扣地前进着,一老一少,内心的激动一点点提升,单等着牛本善一声高喊,嗬!宝玉便把铁链子哗哗一阵飞舞,然后眼看着失去阵脚的狐狸,跑上铁道,撞上火车。  再过五分钟,美梦要成真啦!  宝玉一来上水房,牛本善便把这一逮狗秘诀传授于他,并且很快得以实施,一老一少在实施的过程中配合默契,技艺娴熟,特别是宝玉对于赶狗更是有着天生的灵性,比他爹水平明显高出一大截,短短一年的时间里,有十一只狗选择了如此死法。当然也有没人赶自愿撞上火车死去的野狗。自以为是的狗们,往往见有人从后面赶过来,先是悠闲地走着四方步,然后望着宝玉手上的铁链子和牛本善手里的木棒开始慌乱,颠起四爪跑起来,直到被追得狂颠的狗们,看到了有一堵墙不知什么时候挡住了去路时,才把绝望的情绪上升到极点,好在狗们看到了车厢与车厢之间的空隙,狗们立即明白了,这有什么,正好施展自己的钻洞本领,只是这钻洞本领还没有完全施展开来,便被火车摔了出来,呜呼哀哉了。  不过赶狐狸还是次。都说狐狸这东西有灵性,真是不错,在火车来临之时,降下尾巴,嘴巴贴近雪地,沿着铁道路肩一路奔西而去,却死活不肯往铁道靠近。宝玉哪肯罢休,我宝玉身手矫健,插翅就能飞!牛本善哪肯罢休,我牛本善老谋深算,弹无虚发,你不能不知道我是谁!宝玉弓着腰飞快地往一端赶去。一条五米长的铁链子丁当作响,四个爪的狐狸还是没有宝玉跑得快,狐狸见前面没了去路,又转头朝东去,和牛本善撞个正着。牛本善先是一惊,继而是惊天一嚎,嗬!谁知这狐狸并不怕牛本善,不但没有朝着火车的方向奔去,反而轻轻一越,竟跳过牛本善的头顶,奔了过去。也就是在红狐狸跳到牛本善正上方的时候,牛本善腿往前跑,身子却是往后够狐狸,加之连惊带吓,一屁股瘫倒在雪地上,也就是这一刻,哧!红狐狸的一声长屁,夹带着一股烟雾,喷在牛本善的肉头上。狐狸这东西,真是艺高胆大啊,多年来还没有一只狗敢如此胆大妄为,实乃欺人太甚!  宝玉见此状大笑不止,大叔,这狐狸也太不像话了,它头顶怎么也没有毛呢?白不拉碴的,真像你,你怎么不跳起来捉住它?牛本善爬起来,哎呀、哎呀,二千块钱呐,低头一看裤裆,竟硬生生被撕开了。你还笑,亏你笑得出来!老牛对着宝玉嚎。  火车开过去了,牛本善和宝玉沿着铁道往回走,整个雪野静静的,静得听得见钢轨冷缩时细微的啪啪声。突然有吱吱狐狸尖锐叫声传来,老牛和宝玉四处寻找,看到了在铁道南边有两只狐狸,一只红狐狸,一只黑狐狸,它们是何时到了铁道的另一边?它们一红一黑俩狐狸嘴上好像还抬着一只破草帽,匆匆而去,不一会就消失在雪野里。  赶狐狸可谓出师不利。牛本善摔了一跌,不但裤裆撕开了,右手掌也擦掉蚕豆大的一块皮,牛本善端着右手,用左手攥紧裤裆:狐狸是有灵性的东西,不敢赶的,啊,我说过的,咱是自作自受啊,现世现报,可得小心,以后别让它报复着咱呐。宝玉不信:迷信,哪有这么多事,一个狐狸和狗和猫有啥不一样?牛本善一直摇头,你小屁孩,哪里就能信?  回到上水房,牛本善发现铁锅翻在地上,鸡汤洒了一地,奇怪,锅怎么会自己翻在地上,又没有人来?掀开锅一看,煮熟的老公鸡飞了,咳,上当了,上当了,宝玉,你想想狐狸是那么好赶的吗?那哪里是草帽,是煮好的老公鸡让狐狸叼走了!宝玉笑得蹲在地上打旋。牛本善摸起酒瓶,喝闷酒,还没忘把酒倒进手心里消毒,牛本善不知是手疼还是心疼,竟然流下眼泪来。  一老一少又接了一列车,牛本善回到屋里,还生着气,手套一扔,摸过酒瓶,猛地灌了一口,由于灌得太猛,酒从嘴边流到衣服上然后滴到地上。宝玉啊,都是你,一个狐狸就把你惹成这样子,让我爷俩的鸡没了,这才是个狐狸,要是个花姑娘,那你不得跟着人家跑了,哎,看咱爷们干的这事,这只老公鸡是吃了山上30年虫子的老公鸡,不是一般的老公鸡,宝玉你给我算算,它压过的母鸡,一天按一只算,也得有一万只了吧?你说说,是让这狗日的老狐狸给算计了吧?咱还给它煮熟了,你想想这狐狸修炼到了什么成色。看着牛本善心疼得眼泪汪汪的,宝玉说,牛大叔,明天我去下河镇给你买两只五十年的老母鸡回来,要不我现在看看外面有狗没有,要有,咱再赶只狗,要是只老母狗,就逮个活的,给你留着用。  小私孩子你个宝玉,敢和我嘻哈,你爹都不敢和我闹,大胆了,你!一会牛本善又自言自语:这冷天狗都冻尿瘪了,恐怕不会出来的,哎,要说也是好长时间没吃个狗蛋蛋了。牛本善脱下棉袄在炉子上烤,棉袄上被狐狸喷过狐骚的地方结了一层硬壳,被火一烤,满屋骚气冲天,宝玉重新钻进被窝,裹上头。牛本善眼睛被狐狸骚气一醺,泪水直流,老牛一边擦着棉袄一边移到窗子跟前擦眼睛。  窗子外面起风了,北风呼呼响了起来。别喝多了,牛本善牛大叔,今晚有特运,要是误了事,不是好玩的。球,老子在这里30年了,什么车没接过,那年金日成的车从这里过,就是我给加的水,人家勤务员还从车上扔下一条烟给我,那是什么烟?全中国都没有!我牛本善什么时候误过事?你回去问问你那个邋遢爹,你问问他也享受过这种待遇没有?  我爹为什么没有这种待遇?  你回去问问他!牛本善头伸得老长,边说着边把头伸出窗外瞅着。 共 1468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精子异常不育
哈尔滨的治疗男科研究院
云南研究院治癫痫
标签

上一页:梦里花开无色无香

下一页:难以忘怀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