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国设计界的微软帮

2019/05/15 来源:海南信息港

导读

接下来这些名字,见惯了马云马化腾的你未必听说过,更谈不上熟。但你每天使用的很多一线互联产品,其交互、其体验,是他们揣摩与打磨的结果。这些人都

接下来这些名字,见惯了马云马化腾的你未必听说过,更谈不上熟。但你每天使用的很多一线互联产品,其交互、其体验,是他们揣摩与打磨的结果。这些人都是国内互联体验设计界可以独挡一面的人物。如今,他们在自己各自(参与)创建的广告公司、设计公司、硬件公司里各自奋斗,而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职业背景:都曾进出微软。

Token胡依林 ,现任牛电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副总裁。4月28日,牛电科技在成立两年后首次公然了他们的创业团队名单,前华为副总裁、百度CTO李一男、前小米市场部高层张一博等5人名列其中。他们的公司已得到数千万投资,目标是做的电动车。

前MSC UX Shanghai 设计师 Token 胡依林,现牛电科技联合创始人、副总裁

而8年前,token还是一个初中毕业、完全不会英语、基本是自学成才的设计师。这一年 token奇迹般地进入微软中国MSC UX Shanghai,成为了一名概念设计师,这曾让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这份工作彻底改变了我整个人生。他在后来的自传文章《满满一碗鸡血汤》中这样写道。成功进入微软,token有个要感谢的人王心磊。

王心磊,现ARK Design创始人

2007年,时任微软MSN亚太区主设计师的王心磊在决定辞职离开时,将token推荐给微软。其实我不知道他到底行不行,但是我觉得他行,他有这种能力。王心磊告诉虎嗅。

Alien王心磊 ,现ARK Design创始人,他和另外一名前微软亚洲工程院移动与嵌入式装备用户体验设计组Windows Phone设计师滕磊 、前Frog Design亚太商务总监张文新在2012年一起在上海创建了家聚焦于产品体验与服务的创新策略咨询公司。他们为阿里巴巴、腾讯、三星、招商银行等公司提供服务。

前Windows Phone设计师滕磊,现ARK Design创始人

张伟 ,则是eico Design 创始人。 2007年年底,和滕磊在同在微软亚洲设计中心的张伟辞去了微软亚洲工程院移动与嵌入式设备用户体验设计组(Microsoft Mobile Embed Device UX Team,以下简称 Windows Mobile Team)设计师的工作,和朋友一起创建了eico Design。

eico Design 创始人张伟(右)、许士彦(左)

现在这家被称为国内口碑的用户界面设计公司,其产品为越来越多的人所知:新浪微博iPhone客户端、第三方应用Weico、魅族 Flyme OS 、天猫 Yun OS以及即将发布的1加氢 OS等产品都出自eico design。

朱印 ,Rigo Design创始人。2008年底,朱印也离开曾与滕磊、张伟共事过的微软亚洲工程院设计中心,和微软设计团队的部分核心设计成员一起创立了Rigo Design。

前Windows Phone设计师朱印,现Rigo Design创始人

今年2月,曾参与设计 MIUI V5、V6、小米电视、红米的Rigo Design 被小米全资收购,成为了小米的一个独立的部门。

吴卓浩 ,前微软亚洲研究院 ACID (Asia Center of Interaction Design)设计师,现任INWAY Design 创始人,他的公司已服务和辅导过超过100个成熟公司和创业公司。

前微软亚洲研究院 ACID 设计师吴卓浩,现INWAY Design 创始人

以上几位,是微软在中国的批用户体验设计师的代表(不可能尽列)。在怀着不同的心情和打算从微软毕业后,按token的说法,现在他们占据了中国体验设计的四分之三壁江山。

近,围绕着那段微软岁月,虎嗅与他们逐一进行了访谈。在采访他们的过程中,虎嗅反复听到这样的描写:微软是中国用户体验设计师的黄埔军校。于是,从这里走出来的设计师们也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微软帮。

在微软,从野路子到科学的设计方法

对中国的用户体验设计行业,2004年是里程碑式的一年。在此之前,在中国拥有专门的用户体验设计相关部门的企业只有两家:金山和摩托罗拉,从事这个领域的中国设计师也非常少。2004年,微软和BAT在内的大公司开始在中国设立用户体验部门,以上提到的几位设计师,是微软在批用户体验设计师的代表。

吴卓浩告知虎嗅,批微软用户体验设计师有个共同的特点:他们完全不是科班出身,由于机缘巧合进入了微软。这所有的机缘由两个人而起:李开复和Dave Vronay 。李开复1998年提议设立微软亚洲工程院为这一切提供了条件,而2004年来到工程院担任创意总监的Dave Vronay用了各种方式发掘散落各处的中国设计师,并为他们在微软争取了更多的权力。

在来到微软之前,朱印和token做的是多媒体和页的设计,王心磊和滕磊曾供职于广告公司,张伟则在金山、易泡泡等做UI设计。

微软何以成为中国用户体验设计师的黄埔军校?张伟认为和当时全部社会环境不无关系。

在2005到2009年的那4、5年时间里,全部设计的环境基本没有遭到创业公司、热钱的影响,对于设计师来讲,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去像微软这样大公司,能够安安心心和的设计师做一些产品,另一个是去各种各样的小公司,你可能浏览比较广,但是收益不太高。微软确实提供了很好的环境,能够让设计师踏下心来做事情。

张伟说,之所以有许多那个时期的设计师的能力在今天得到爆发,是由于他们的能力在好的环境里沉淀了足够长的时间。

在微软,张伟曾有一项重要的工作,是整理Windows Mobile的所有设计图标草稿。每一个运用的图标都有个不同版本,每一个版本又有种不同的尺寸,张伟需要用一张Excel表格将近1000个图标分类整理起来,并在这个图表中做绘制修改。这项工作,花了张伟一年的时间。

今天可能不再会有人去做这样的事情了,但就是经过这个工作,我锻炼了自己的耐心和整理这样大规模资源的能力。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在微软,我们的每一种能力都是这样扎扎实实锻炼起来的。张伟说。

如今,当他注意到有愈来愈多的年轻设计师习惯在自己的名片上印上2字,他感到一丝忧愁,如果让社会环境认可你是一个设计师,你需要花年时间去沉淀,在今天,变成一个设计师可能需要更久的时间,设计不会跟着敏捷的世界变得敏捷。

除了个人能力的沉淀,在微软的批中国设计师们还通过与国际和国内的设计师共事的机会,获得了更大的视野、充足而自由的设计构思空间和时间。

2005年,Dave Vronay在上看到了张伟的设计作品,主动和他取得联系后将他招入麾下。张伟初进入微软时,想做的产品是Windows Vista,然而微软亚洲工程院副院长张益肇却告诉他,未来的更大的设计舞台在上。

当时移动终端不是特别受重视,但后来事实证明,院长的判断非常准确,我误打误撞开始了与移动相关的设计,现在回忆起来,这种判断其实就是一种视野。

就这样,张伟加入了在北京的微软亚洲工程院Windows Mobile Team,成为了朱印的同事,不久以后,滕磊也加入了他们。

在Windows Mobile Team中,有两位来自美国的设计师给他们留下深入的印象。一位是性格开朗、充满好奇心和想象力的艺术指点 Greg Melander,什么时候都见他拿着照相机到处拍。他鼓励设计师自由设想,哪怕是不着边际的想法他也会听并一起思考实现的可能性;另外一位是严谨并雷厉风行的创意总监 Horace Luke,他刻薄地把握团队的工作进度,会亲身确认每个细节。(虎嗅注:这位设计师离开微软后去了HTC,参与设计了HTC Diamond 和 Sense 系列产品,现任台湾智能能源公司Gogoro首席创新官兼CEO)

当时我们都不是特别有经验,跟他们学到了很多东西,的趋势、观点,尤其是设计思考的流程,如何把你的想法落实到设计中,这对我现在的工作有很大的影响。张伟说。

对这一点,朱印和滕磊也有着类似的体会。在这样的思考方式和工作氛围中,朱印发现,自己的一些缺点却变成了新的想法和闪光点,比如,当时进来的时候大家英文都不好,我们坐在一起聊天时就想,有没有可能让摄像头打开扫描字,就能直接翻译?现在有了这样的技术,但是当时这是没有的,我们每天都有这样新奇的想法。

张伟、朱印和滕磊和Windows Mobile Team的其他设计师一起完成了Windows Mobile 5.0 - 6.5的设计和Windows Mobile 7 的概念设计。

朱印(左2)、张伟(右2)、滕磊(右1)与其他微软亚洲工程院移动与嵌入式装备用户体验设计组设计师,拍摄于2007年

微软拓宽了我的全部视野,还教会了我一些管理经验。现在我的具有的商业能力和方法论,都是微软给我的。虽然可能不喜欢它产品迭代的方式,但是它确切在我的职业生涯中给我做了很多背书,我觉得这是要感谢一辈子的。朱印说。

token在他的文章中说,来到微软才发现之前的那末多年一直是野门路做设计,这也是其他几位设计师的共识。

在这里,当时留着辫子、喜欢赛车,给人印象更像一个艺术家的滕磊认识到真正的产品设计不只是画图,它更像是1门科学,在微软学会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设计,这个设计是去满足甚么需求,光了解设计是不够的,你还要懂心理学、认知学。

微软在北京和上海的公司在业务上基本没有什么关联,但从广告公司辞职进入上海微软MSN Team的王心磊和token也经历了同样的成长。

做广告本质上就是卖产品,你的工作其实就是在一定的时间内去达成这个目标,而在微软我们是在做产品,没有那样的目标,你要考虑的是怎样的设计是正确的。王心磊说。

在微软MSC UX Shanghai的两年半时间,自称从小就是学渣的王心磊换了三个老板,从vendor(短时间签约聘用制职员)做到了微软MSN亚太区主设计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微软更像是一个Lab,许多那时候看起来离实际很远的概念,他们也给我机会去讲给所有人听。

在微软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token不仅熟练掌握了英语,更刷新了同样一路自学摸索出来的设计思维方式:设计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而是一系列经验和分析总结出的结果。

在吴卓浩眼中,微软对与整个中国用户体验设计市场的贡献正是这类人才培养。或许微软在设计专业层面上的培训系统在随着时间不断改变、完善,但对早年在微软的中国设计师,他们从各种各样的专业毕业,在微软接触到世界水平的科技和设计团队,具有了研发当时的产品的实战经历,这些就是微软给予他们重要的东西。不光是从微软出来的正式设计师,微软每一年还招收大量的实习生,淡季200人左右,寒暑假300到400人,也就是说,微软每年仍然在为整个市场培养大量的人才。吴卓浩说。

离开微软:得不到重视、决策自上而下、行动缓慢

2006年吴卓浩离开微软进入谷歌,并创立了谷歌中国用户体验团队。当问到谷歌和微软在用户体验设计上的不同,吴卓浩的回答很简单:谷歌重视设计,而微软不重视。

他回忆,若不是当时Dave Vronay 的极力争取,微软大概不会给中国设计师FTE(全职正式员工)的名额。而直到2009年,微软的决策层才出现了个用户体验设计师Bill Boxton,这也是微软曾经对设计缺少重视的另一个体现。

在张伟眼中,一个设计师成长的空间取决于他跟着谁、在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于是,2007年底,在上文中提到的两位Windows Mobile Team 美国总监相继离开微软之后,张伟也决定离开。他们的离职让我觉得能够从他们身上学到东西的人好像都不在了。张伟说。

同一年,在上海的王心磊也决定离开微软。虽然在微软已经取得不错的成绩,但缓慢的工作进程和概念始终没法转化为产品,让他感到自己和微软有些格格不入。

让我崩溃的事是,当时上有个MSN wap版,我能对它做的只有改色彩,前前后后我调了20多个版本的颜色,但是颜色改到头产品也是这样,这件事完全没有意义,王心磊说,在固定的产品思路上能做的改变太有限了,我想做的事是再往前一步Concept Design(概念设计)。

在北京Windows Mobile Team的滕磊和朱印也由于类似的原因离开了微软。Windows Phone 曾经激发了他们许多灵感,却终究让他们感到了失望。

当我次看到的时候我们都呆住了,当时是120*240的屏幕,给我们的感觉是这不是让我们设计邮票吗?,但是当人被逼到一个临界点,很多好的想法就会爆发出来,随着屏幕慢慢变大,在做Windows Phone 7之前的版本时,我们真的提出了很多好的设想。

在Windows Mobile Team的那几年,为了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Windows Phone 项目上,朱印将家搬到了公司对面,即使这样,他也很少回家。在此期间,因为太忙也太少用车,他完全忘记了年审驾照这回事,作为一个02年就开始开车的老司机,他的驾照被撤消,不得不重新学车再考。

支持一个人加倍的努力的,一定是迫切的希望。但是,微软的决策体制一向自上而下,并且行动缓慢,设计师们被激发出的许多灵感,终究只能是纸上谈兵。

微软的环境没有办法让那些想法及时发布出来,当我们还停留在只是想法的时候,发现别人已经做出来了。同在Windows Mobile Team 的滕磊说,加上当时经济危机,微软开始把一些重要的事收回总部做,我们做的事不那么有意思了。

选择离开后,滕磊回到上海,跟随王心磊加入了能够实现他们概念设计理想的全球创意设计公司Frog Design,09年初,正准备在微软大施拳脚却遭遇新领导排挤的token 也来到了这里。

值得一提的是,在加入Frog Design 以后,滕磊的个项目就是为微软的Office for Mac 2011做品牌概念的设计。滕磊说:这种项目我在微软是没有机会做的,是否是很讽刺?

张伟和朱印辞职后则留在了北京,随后分别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现状

滕磊说,我们首先是朋友,只是大家莫名其妙地都去了微软。所以,尽管在离开微软以后,他们都在不同的城市劳碌或迷茫着,却仍然通过他们的群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这个叫微软设计人的群里集结了不同时期在微软工作过的67位设计师。据吴卓浩统计,群里至少有10人现在创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

张伟从微软离职后,他和前创新科技设计总监许士彦从04年起就一起利用业余时间做的eico Design,很快成为了一家独立的公司。现在eico Design 有50位员工,他们以人的小团队为不同的项目工作,随着项目需要随时打散或组合。

无论是在微软还是在eico,张伟一直保持着一个习惯:让办公桌上的东西保持在特别少的状态,现在他也鼓励员工们这么做。他说这是想让自己随时保持一种危机感,我随时可以带走我所有的东西,随时可以进入另一种状态进行设计,也提醒每一个人,他们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如果他们有了成熟的判断,我鼓励他们尽早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在微软亚洲设计中心任职 5 年后,朱印在张伟离开后的一年内也决定离职。在和谷歌、苹果等公司接触后,他还是选择了自己创业,09年他成立了针对移动互联企业提供用户体验设计咨询和产品设计解决方案的Rigo Design。他强调本土化设计,这是他觉得微软在之前做的不够的地方。

朱印一直将他的团队保持在20个人之内,并且选择完全扁平化的、和微软相反的管理方式,在微软我们收获了很多经验,有对的,有不对的,但是我更在意不对的,这些东西才让人受益很多。小的团队可以缩短事情决策的过程,我们需要短频快的沟通。

决定加入小米,也与微软有一定的关系。小米能够将Rigo 的设计及时并以化的程度落实在产品上,这是微软未曾做到的。未来,朱印和他的团队将聚焦在小米的产品体验设计,他说产品是设计的放大镜,设计一款产品不是由于它是甚么,而是因为它能是什么。

2012年4月,王心磊和滕磊在离开了Frog Design 之后成立了ARK Design。他们把聚焦的重点主要放在两块:服务和体验,并推重一种做减法的设计理念。

别的公司是往产品里加东西,我们更多的是去掉一些东西,去东西的关键是你要把重要的东西留下来。很多客户寻求大而全的产品,其实没有搞清楚自己想要甚么,我们做的就是从概念到体验,帮他们找到产品本质的东西。王心磊说。

对于滕磊来讲,创建ARK的另一个欲望是证明中国的设计师不比国外设计师差,大家各有所长,我们也有能力完成国际的项目。滕磊说。

4月28日,牛电科技宣布创业团队名单的日子,对于王心磊和滕磊所在的ARK,也是重要的一天。这一天,腾讯在2015全球移动互联大会(GMIC)上宣布推出智能硬件开放平台战略,并正式发布TencentOS系统,ARK作为TOS+的合作伙伴,将深度参与这个项目。

Token从Frog Design 毕业后的经历被他详细记录在了他的系列文章里:他用原装ZOOMER摩托车架改装过电动车,还试图量产;用一种名为tyvek的材料做过小飞鞋,不过都以失败告终。在朋友眼中,他是个特别能折腾的人,但他说,没人喜欢折腾,他只是想把自己想做的事做好。离开家十几年,Token的父母一直搞不清楚儿子在外到底在忙些什么,直到他们看到那些文章,两人抱头痛哭。

在牛电科技位于酒仙桥的办公室里,token告诉虎嗅,他们马上要换一个更大的办公室,并且在未来的一个半月之内,他和他的牛电科技创业团队耗时两年打造的电动车将会面市。

,当被问到为何微软出来的设计师都在别的地方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张伟的回答让人印象深刻:

我觉得不仅是在微软发生着这样的事情,如果把这个命题套在雅虎、谷歌、任何一个的品牌背后,可能都有这样一帮人,他们在某一段时间积累了才华,然后在其他的地方得到了释放。

月经量多该吃点什么好
经期延长的几种原因
女性经期小腹部胀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