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从春运读懂中国0

2019-01-10 12:55:26

从春运读懂中国

几年前,有台湾媒体同行初到大陆赴任,面对国内复杂的政治经济社会问题一筹莫展,逢人便请教在短期内摸到门径的法宝。笔者的建议是观察春运:想想看,短短的40天里,30多亿人次的客流,平均每天超过9000万人次出行,这个规模、密度,相当于一个中型国家的总人口在集中流动,在世界上绝无仅有。区域经济不平衡、贫富差距、国企垄断等一系列顽疾,在一瞬间暴露无遗。权贵在海南的一掷千金,和春运临客上因为无法上厕所而穿戴成人纸尿裤的农民工,都是真实的中国。

2014年的春节即将来临,春运也已经不期而至,务工流、探亲流和学生流高度叠加,将产生36.23亿人次的客流量,再次创造历史纪录。尽管铁路的客运量事实上只占春运总客运量的7%左右,但由于它是外地务工人员返乡的交通工具,多年来又一直状况不断,不遗余力地创造了不少媒体话题,因此和以往一样,铁路春运差不多就成了春运的代名词。

和以往一样,“铁老大”的话题创造能力天下无双。自两年前铁道部花3.3亿巨资打造的订票站12306上线以来就一直问题多多,全国上下骂声一片。先是铁道部在招投标环节放弃了报价较高的IBM,选择了报价但IT相关开发经验薄弱的太极股份。尽管铁道部强硬地表示,在5个投标者中太极股份得分。但是,整个招投标过程信息以及资金使用情况未予公布的情况下,舆论一直揣测所谓“打分”的背后,可能存在着某些暗箱操作的行为。而另据专业人士指出,12306站系统的价值只有3000万元,花3.3个亿实在令人费解。

此后两年来,无法应对大规模登录动辄瘫痪的12306,成了怨气冲天的民眼里的奇葩。对比早已实现民营化售票形式的机票销售,原铁道部,现在的铁路总公司从代售点形式过渡到络售票的途径,依旧是由铁路总公司一家掌握了车票的流向,即使遭遇络拥堵的状况,也丝毫没有考虑开放该领域。而几天前媒体曝光的“黄牛”从铁路系统内部拿票倒卖、获利几十万的,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释铁路总公司的态度。

有关络拥堵的问题,尽管铁路总公司一直以“流量过大”作为挡箭牌,但根据第三方站“”的统计显示,平常情况下“12306”的流量低于淘宝、京东商城、去那儿、携程等;节假日期间,“12306”的流量会超过去那儿和携程,接近京东商城,但仍低于淘宝。一个民营购物站都能解决的问题,为什么“铁老大”花费巨资却解决不了?

而近期的“欢乐之处”是12306让人眼花缭乱的验证码,以及铁路系统被揭发的令人难以置信的腐败。2013年7月,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因受贿1000万美元而被判死缓。2014年1月初,又发生了内蒙古呼和浩特铁路局副局长马俊飞的腐败案。自2009年8月被任命为呼和浩特铁路局副局长后,马俊飞头痛的一件事便是藏钱。其任职22个月,每月平均受贿近600万元,赃款合计超过1.3亿。

不过公平地说,即便铁路系统的贪腐和垄断问题都解决了,在客运量这么大,并且还在不断增长的情况下,解决一票难求的问题也仍然不是件容易的事,甚至几近不可能。这是因为春运的峰其实只是短短的几天,如果把运力加大到能满足那么大客流的程度,在其余的时间里就必然会造成闲置和浪费。因此,春运决不仅是一个铁路建设落后的基础设施问题,也不仅是一个返乡和回家的温情剧,春节的团聚,确是中国人坚守的情感底线,同样也是一些常年劳碌却无法安居乐业的人难得的喘息和休整的时间,人们对回家的向往,对团圆的期盼,背后其实有着极其复杂的经济社会原因。

直观的问题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要在过年回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要背井离乡?要回家是因为人们无法在工作的那座城市里找到家的感觉,背井离乡是因为在老家门口没有合适的岗位和就业机会。所有的这一切其实都是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惹的祸。这一点从春运的客流走向能看得很清楚:春节前主要是从发达地区流向相对不发达地区,春节后再反向流动。其中典型的情况就是,春节前从京津沪、苏沪杭和广深地区流向东北、西北、西南和中部地区,而春节后回流。显然,在我国农村人口急速向城镇迁徙转移的过程中,大量的农民工以农民的社会身份承担起了城市产业工人的重要职能,但却无法在城市驻留。区域经济不平衡,城市化水平低于工业化水平和经济发展水平,这才是一票难求背后的深层原因。

尽管这几年我国出现了产业向中西部转移的趋势,但到目前为止,沿海地区仍是外资和出口为集中的地区。沿海的FDI(外商直接投资)占了全国的85%以上,出口占了全国的90%,江浙沪三个地区的出口占40%,广东的出口占30%,渤海湾占17%左右。显然,中国的贸易扩张和制造业扩张目前大部分还是集中在沿海地区,跟内地没有太大的直接关系,中西部地区其实还停留在非常缓慢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过程当中。假如贵州、河南、江西、广西等客流集中省份的发展水平与人均薪酬能与沿海地区一致,大量农民工便不必远离故土,到异地务工,一年一度的“返乡潮”也就不会上演了。因此,快速发展建设中小城市、小城镇有助于农民工就近外出务工,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减少或避免春节期间的巨大迁移量。

此外,很多从事白领工作的人虽然在大城市的高房价和污浊的空气下苦不堪言,却也无法回到老家,几年前似乎蔚然成风的“逃离北上广”已经戛然而止,这是因为老家的小地方虽然没有了大城市原来的烦恼,但新的烦恼更让人难以忍受:大城市虽然辛苦,但尚可凭本事吃饭;回了家那就是无处不在的“拼爹”和关系文化,想做事反而无处伸展,于是大家又“逃回北上广”。

不难发现,在区域发展差距未能缩窄的可见未来,春运时的一票难求仍将会是中国社会定期上演的悲喜剧,人们扼腕叹息,却不得不等待宏观环境改变的一天。

(作者为媒体人)

诸城市水力碎浆机批发
样本印刷设计厂家批发
安平县钢丝网围栏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