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黄金時代苦心孤诣嘚致敬7z7z

2019/07/14 来源:海南信息港

导读

《黄金时代》:苦心孤诣的致敬,导演许鞍华不只是同情她的遭遇,而是把萧红作为“一个珍贵的、不可多得的文学家去看待”,因而捕捉和肯定了萧红文

《黄金时代》:苦心孤诣的致敬,

导演许鞍华不只是同情她的遭遇,而是把萧红作为“一个珍贵的、不可多得的文学家去看待”,因而捕捉和肯定了萧红文学的核心。

■ 王驰

看《黄金时代》这部近3个小时的电影,从头到尾目不转睛,直到主创演员字幕出现还意犹未尽,饱含着满眼的泪水,步出影厅。

影片中,儿时张乃莹(萧红本名)在自家后园子里掏鸟窝,笑眯眯的祖父慈爱地抚摸着她的头;跟萧军坐在斑驳阴暗的小旅馆谈论爱的哲学;乘哈尔滨发洪水,街道变河道的当口,招呼小船,从至少是二楼的窗口,大着肚子,攀爬跳入船中,逃走;偶尔和萧军下馆子,一小碗猪头肉一小盅白酒后,看见旁边大铁锅里翻滚的肉丸子,萧红尽管嘴上说“都有肉了有肉了”,但眼光就挪不开了;酒足饭饱之后,在哈尔滨的冰天雪地里,穿着长棉袍的萧红一低头,“哎呀,鞋带没了。”萧军立即蹲下身,解下自己的鞋带,一分为二,一根鞋带,两个人用;到萧军的朋友那里看他们排剧,嘻哈之余,萧红毫不掩饰地示意萧军一起大吃桌上的饼干;在租住的小屋里为了取暖,翘脚到炉子上“烤火腿”;以及后来二人在临汾火车站的分离;再后来,端木扔下已怀孕的萧红,独自出现在汹涌撤离的逃难人群中间并无愧色的身影;萧红在香港病重的日子,时隐时现的端木一进屋就去帮卧床的萧红倒痰盂、甚至用嘴为手术后的萧红吸痰等等画面,还有温和会笑的鲁迅,帅气通达的丁玲,热心美貌的梅志,处处伸出援手的白朗……都久久地在头脑中挥之不去。

电影里所有跳跃的细节,通过当事人或其朋友的独白或旁白串联起来,给我们呈现了萧红这位现代女作家短暂坎坷而又颇具成就的一生。

一直关注女性命运主题的许鞍华,很多年前就想拍萧红。

“因为她实在是天才。”近,许鞍华接受外媒采访时说,40年前,看《呼兰河传》,不大明白,“为什么没有主角呢?也没有戏。”

萧红1911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呼兰县,被认为是上个世纪30年代有才气的女作家。她擅长勾勒动乱流离的生活面貌,作品清婉、细腻而隽永,深得鲁迅、茅盾等名作家激赏,着有《生死场》《小城三月》《马伯乐》等书。

《呼兰河传》是1940年抗战正酣时,远在香港的萧红怀念故乡和童年的一部作品,是她十余年文字生涯的一部,也是流传广的经典之作,曾在《亚洲周刊》和来自全球各地的学者作家联合评选出的“20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名单中,名列第九。

萧红以抒情诗的散文风格、浑重而又轻盈的文笔, 造就了她 “回忆式”的之作。茅盾曾这样评价《呼兰河传》的艺术成就:“它是一篇叙事诗,一片多彩的风土画,一串凄婉的歌谣。”

许鞍华认为,现在看,才明白《呼兰河传》“像现代画一样,有时还会跳跃,它也写到了人生角落,那些我们不会认的感受,例如羞耻。又例如写人原始的生与死,她正大光明的去写。”她说,萧红有些境界至今仍未被超越。

据说,对熟悉萧红作品的人来说,电影《黄金时代》里许多对白、话外音、细节设置,都可以在她的作品、书信或者他人的回忆录中找到对应,比如,片中她和萧军在哈尔滨生活的片段,二人轮番用脸盆喝水以及被褥被拿走的情节,出自萧红的《欧罗巴旅馆》;鞋带断了的桥段,源于萧红的《破落之街》。不少对白和话外音甚至是一字不差。

影片里二萧的着装,“也是有根有据,90%是真实的萧红穿过的”式样。看得出来,两人当时比较西化,境况好时穿得不只体面,还很时髦。尤其萧红,审美不俗外,还有一双巧手,她喜欢自己动手做衣服,连合身典雅的旗袍也自己缝制。

作为一个普通观众,我对萧红的了解仅仅限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从历史系同学那里借来的一本《萧红萧军》。针对许鞍华原汁原味的处理方式,观影前已经看到了一些观点不同的评论。但看电影时,我不但没有觉得别扭,反倒觉得相当有味道,从人物的言语、服饰上,自然而然地完成时空上的穿越。只是开片看到汤唯饰演的萧红占据着大半个屏幕,对着镜头自报家门、生卒年份和“享年31岁”的时候,吓了一跳。没想到,许大导演,一来就这么超现实啊。

而时不时在大屏幕上对着镜头做解说的一个个角色,让这部电影平添了些纪录片的气质,多少有些新奇。只是因为对当时左联作家圈并不谙熟,有的人物出场亮相时,正琢磨这人是谁,跟萧红啥关系时,忽略了角色说的话,这不能不说是个小小的观影损失。

但瑕不掩瑜。从电影中得到的毕竟要多很多。

要紧的,是看到一种对历史和历史人物不一样的展现方式。我们历来习惯于有结论的东西。但许鞍华这次没有。典型的例子,二萧怎么分手,后世有三个版本,许鞍华就三个版本全部都拍给你看,她认为她没有意图要告诉你真相。

“以往的人物传记片都是力图表现一个确定的形象,我却背道而驰,所以虚无性、模糊性成了这部电影的特色,这也是我想真正讲述的一个重要内容。”许鞍华说。

在她看来,历史是不能复原的,历史的真相像海市蜃楼一样,很多“被粉饰、被篡改、被矫正、被遮蔽……人也是如此。萧红像一座移动的远山,你越走近她越远。或许永远没有真实面目。”永远无法窥一斑而知全豹。

从某种意义上说,许鞍华在电影中表现出来的含混不清,或许更接近历史和历史人物本身。明显的一场戏是交待萧红萧军的孩子的下落。有一种说法是,萧红自己杀死了刚出世几天的儿子。真的吗?没有人知道,但也有可能。

对此,许鞍华认为,整场戏要拍得很含糊。当萧红躺在床上,原来躺在她身边的小婴儿没了。“那么,戏要怎么演呢?”她告诉汤唯,“我现在想要你演到观众是不清楚的,但有个强烈指控,是你曾经犯过错误。”

戏中的萧红,面对来诊所给她送鸡汤的胡风夫人梅志对孩子的追问,略显慌乱和伤心,因为并没有面部特写,那种含糊的效果应该是达到了。但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个杀子的悬疑,我可能更会相信萧红的解释,孩子是“昨夜抽风死了”。

片末,几位二萧的好友对着镜头说,在很多文学家都献身于抗战和革命文艺的时候,只有萧红,坚持用自己的方式,游离于大局之外,写出了表面上和当时时势没有啥关系的《呼兰河传》,并认为这也是那个时代所遗留下来的极少数的文学瑰宝。

有香港比较文学硕士撰文称,萧红也深感自己跟时代的隔绝和疏离。感觉自己就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人,不肯顺应时代大潮。但该文认为,这恰恰是“只想过普通老百姓日子,安安静静写作”的萧红的时代意义和文学意义。导演许鞍华不只是同情她的遭遇,而是把她作为“一个珍贵的、不可多得的文学家去看待”,因而捕捉和肯定了萧红文学的核心。

许鞍华曾说,她在《黄金时代》中是有意把人性中比较丑的东西隐去的。比如,很多传说都说,萧红跟一个男人好,又跟别人好,居心不良,只是需要依靠男人。这些可能是真的,但都隐去了,把电影拍得比较正面。

看得出来,香港导演许鞍华对70年前的民国女作家萧红的致敬,可谓苦心孤诣,诚意满满。

seo和sem营销有什么不同
网络营销是什么
如何做有赞微商城
标签

友情链接